搜索
前进万载 网站首页 万载休闲 风土人情 查看内容

最炫龙湖梦—写在万载龙湖公园开园的日子

原作者: 许碧霞      来自: 万载县人民政府网       发布时间:2015-1-28 14:48

摘要:   龙,是华夏民族的图腾,更因其古时为皇权的象征而一直处于神圣不可侵犯的至尊地位。但在立县已达1792年之久的万载,这里的人们却从不避讳,千百年来不断演绎、升华着关于“龙”的传说。在这里,县政府所在地即原 ...
  龙,是华夏民族的图腾,更因其古时为皇权的象征而一直处于神圣不可侵犯的至尊地位。但在立县已达1792年之久的万载,这里的人们却从不避讳,千百年来不断演绎、升华着关于“龙”的传说。在这里,县政府所在地即原“县衙”旧址,虽饱经岁月沧桑、山川易貌,据说正因为其背靠龙山、面水龙河而得以“一址雄踞”久达1600余年;在这里,人口最众的族姓为龙姓人家,几近十来个万载人就有一位龙姓子孙;在这里,没有大江大河,久富盛名的寺庙却是“九龙庙”;自然界的百合品种数以千计,也就在这里,它却有一个既卓尔不群又不同凡响的名字:“龙牙百合”……
  “龙文化”作为万载最具鲜明地方特征的人文文化,早已深深地烙上了这方土地特有的印记,并日益影响着这里的发展走向和公众的价值取舍。现如今,这里的人们正以更大的智慧、更热切的憧憬,圆着一个夙愿已久的“龙文化”和与之相伴的花炮产业文化交相辉映的共同梦。这就是两年多前被列入省、市重点调度项目,历经29个月大手笔建设的“万载龙湖公园暨烟花燃放国际赛事中心(简称龙湖公园)”的“千年花炮,万载龙腾”梦。

  一、憧憬中的龙湖公园
  在万载县城南端,有一条叫湘赣大道的省际过境公路,随着这些年城区的扩张,这条过境公路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城区道路,几年前亦更名为“将军大道”,以彰显万载“将军县”的不朽历史。
  将军大道东西走向。北,为县城建成区。其南面,即是已经建设了两年多的“龙湖公园”所在。这里地势空旷、平缓,河沟、草滩交织,渔塘、水田点缀其间。三条源自万载与袁州区交界处崇山峻岭之中的水系相约在这里汇集,七弯八拐至将军大道后,形成自南向北穿城而过注入滔滔蜀江的龙河。智者乐水,聪慧的万载先人们依此所建的南门古桥就设计为三孔,而建在其下游临蜀江的北门古桥则为一孔。据说,正是当时人们对“进多出少”风水玄机的把握,才成就了 “富万载”的千古传奇。但智者乐水也有愁时,由于龙河上游三支水系集雨面积达123平方公里,每逢汛期,“一河穿城过,三水如悬盆”,县城防洪也就成了人们难解的心结。近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于县城防洪角度计,万载人亦曾几度谋划、几度尝试,最终也因工程浩大而未能在大兴水利的岁月中圆了“造湖调峰”的千年梦。
  上世纪下叶,随着花炮产业的升级,烟花成了花炮主产区博弈国内外市场的主打产品,作为我国四大花炮主产区之一的万载,同样在第一时间跻身进花炮传统产业提升、转型的时代大潮。但从一开始这些业界便发现,尽管在全球烟花产品市场份额中“中国制造”占到了95%左右,而烟花燃放这一块中国所占份额还不到30%,仅仅勉强维持在28-29%的比例中徘徊。很显然,谁占有了燃放市场,谁就有了烟花市场更大的话语权。但这又谈何容易?烟花产品要进入国际烟花市场,必须解决产品放样,赛事展示,商业表演的场地问题。而这些场地对安全间距、主导风向、观看视野和亲水近水甚至是否扰民都有极其严格的标准要求。正是受制于这些标准,以致于中国的烟花产品长期以来都必须到德国、美国甚至泰国这些地方的燃放平台去展示、去检验。或许是在不经意间,万载人猛然发现,龙湖公园所处区域先天具备着这些似乎只有后天才能形成的所有条件!于是,这里的人们终于跳出了仅仅为县城防洪而打造龙湖公园的最初思路,重新赋予它与花炮产业有效结合的全新理念。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万载人起了个早床却还是赶了个晚集。1993年,邻县浏阳率先建成国内第一个国际烟花赛事平台,成功实现国内烟花与国际市场的接轨。尽管这个赛事平台标准不算很高,规模不算很大,但还是由此而成就了浏阳烟花至今领衔国内业界20年的辉煌。
  承认落后但不甘落后更不言输的万载人抱定“做最好、创一流”的坚定信念,在一届届县委、县政府班子的带领下,从没停止过立志超越的追梦脚步。随着对花炮产业发展认识的不断提升,矢志打造一流烟花燃放国际赛事平台的理念也得以不断升华。终于,几经反复,几易其稿,由中国水电顾问集团华东勘测设计院承担、有国内烟花燃放顶级专家团队参与的“万载县龙湖公园暨烟花燃放国际赛事中心规划设计”文本,于2011年7月提上了当年6月才刚刚到位的新一届万载县委、县政府班子的会议桌上。这,标志着龙湖公园由最初的憧憬掀开了她真正意义上走向现实的第一页。
 
  二、建设中的龙湖公园
  我们都还曾记得,六年前的2008年8月8日,一场举世无双的焰火盛宴,把全世界的目光都吸引到了北京。在那被七彩烟花燃爆的时刻,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中国烟花人在中国人自己举办的奥运会上,用烟花语言征服了全人类!而谋划这部宏篇巨作的就是国内第一家上市公司——熊猫烟花集团董事长赵伟平。2011年底,经过万载县四套班子反复论证、对比、遴选并由四套班子成员实名票决,“龙湖公园”建设这幕万载经济社会发展史上的空前大戏,赵伟平麾下的熊猫团队得以领衔主演。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筹备,2012年5月18日,寄托了万载人多少年憧憬的“龙湖公园”建设正式启动。
  龙湖公园处城郊结合部,其区域范围涉及两乡(街办)一场(渔种场),四个行政村的二十七个村民小组,在所关联的近万群体中,有农民、职工,也有县城居民,尽管它地处城郊,但由于这是县城建设由城东、城北方向第一次转向南部,绝大多数村、组、群众还是首次接触到拆迁、征地这种事,更由于工作对象的不同,在拆迁、征地问题上,有的有可比性、有的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在对待这个项目建设的问题面前,从一开始就存在认识上的差异,更多的是把它简单地看作又是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而心存抵触。围绕创造一切有利于龙湖公园建设良好社会环境这一首要任务,项目实施伊始,万载县委、县政府便亮出了确保拆迁、征地群众“居住条件比过去更好、生活水平比过去更高”的鲜明主张,并在具体操作中,坚持能避则避、能让则让的原则,在最大限度地满足烟花燃放赛事平台建设需要的同时,又特别注重最大限度地减轻动迁压力。在历时两年的龙湖公园建设过程中,实际拆迁不到70户,而包括失地农民在内的安置却超过了300户。面对舆情疑惑,更是鲜明地按照民生项目属性宣传、组织、实施,突出龙湖公园的产业拉动、城市防洪、人居改善和旅游升级四大功能定位,确保了它作为“一流的国际赛事平台、精美的万载地方名片”这一建设定位的始终贯彻。无疑,这种以宽广的襟怀、高远的视野和与全球烟花业界比肩的胆识,做经得起历史与时间的检验、经得起后人眼光挑剔的项目定位是成功的。2013年下半年以来,随着龙湖公园轮廓的逐步呈现,人们无不发出这样一种感叹:“原来政府做的是这么一个东西。”话语朴实无华,不算是认同,更不算是赞许,但它却是发自人们内心深处的一种释疑、一种理解。
  加快建设速度,拉出框架形象,尽快展示建设成果,用事实引导舆情、凝聚人心。这些,从一开始便成为龙湖公园建设没有理由的最大理由。2012年的天公十分不作美,几乎没有连着晴过几天,这似乎在考验公园建设者的意志。加上施工区域条件的特殊,千亩施工现场旱地不到20%,除了三条水系交错形成的河堤、近500亩养殖水面原有的塘塍外,整个施工区域连一条成型的机耕道都没有,而挖湖土方就达200来万方。有人说,两年就要完成这个项目,就是一天挖一万方土也要半年多,这不是讲神话么?然而,没见过的场面出现了:一大批厚达1.5公分的特制承重钢板铺进了淤泥、铺进了沼泽地。钢板铺到哪里,挖掘机、装载机就开进到了那里。在千亩作业区范围,围堰作业面达680多亩,最多的时候,投入潜水泵就达300台套。奇迹终于出现了,到2013年10月,仅仅不到一年半时间,这里硬是挖出了两个面积达458亩的连体人工湖,填筑起了分别构成燃放台和观礼台的两个共4万多平方米的人工岛。到今年9月,4条分别宽25米、30米、40米,总长3600米按城市道路标准设计的湖区公路全部铺设完成,五座总跨130米的公路桥梁相继竣工;完成花岗岩板材铺贴4.6万平方米;由防滑砖铺就的游步道贯通整个公园;19万平方米绿地也全部披上了绿装;7800平方米的地下空间亦在悄无声息中完成;沿湖堤岸在原有块石衬砌的基础上,全部采用最先进的生态护坡技术处理。这些,构成了万载有史以来的建设奇迹。更令人庆幸的是,一个在原本设计中只有文字文化内涵而没有实质文化内容的公园,花炮文化与龙文化这一最富万载地方特色的人文文化得到了最大的彰显与张扬。
  2013年11月23日,尚在建设中的龙湖公园迎来了几位特色的客人,他们是公安部大型焰火燃放专家组首席专家:博士生导师赵家玉、技术少将谢富根等一行五人。这些到过世界各知名烟花燃放场地的专家们深入现场,从燃放台到观礼台,再从观礼台到燃放台,认真推敲着这里的所有设计、建设参数。最后,这些严谨的专家们给出了这样一个结论:“无论是它的设计标准、建设规模还是它的场地效果,这个赛事平台均堪称中国第一、世界前沿。”尽管当时龙湖公园还仅仅是端倪初现,但始料未及的是,这些国内烟花燃放顶级专家就已经给它打出了个超乎寻常的高分。

  三、圆梦中的龙湖公园
  出万载县政府广场,沿河西路往南逆龙河而上三公里,跨过拓宽改造一新的将军大道,迎面,便是一个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硕大龙字,黑色大理石悬贴的基座上,“龙湖公园”四个鎏金大字分外醒目。这就是龙湖公园的主入口——龙欣广场。这里原本设计的是设置一座大型牌坊门楼,以突出场地的标志性,但这类牌坊门楼仅近年万载县城就新建了两座,更考虑其相对于“龙湖公园”内在元素并无实质性意义,于是就有了现如今或许汉字中的第一大“龙”字。龙字高9米,繁体一笔挥就,由镜面不锈钢材料制作而成,连基座高达11.1米,以其雍容之度与厚重之体,开明字义点明“龙湖公园”的主题特征。
  在龙字雕塑基座前,是一幅12平方米的石刻“龙湖公园导游图”,站在“您所处的位置”无需过多推敲,整个公园活脱脱就是一枚古“刀币”。“刀币”北接将军大道,南抵万载大道,分别由环湖东、西两路勾勒出其鲜明轮廓。在“刀币”三分之一处,花炮大道又把“刀币”隔割成刀柄与刀片,更使“刀币”增添几分神似。有日,一长者在石刻导游图处端详了半天,似乎发现了其中玄机,禁不住惊呼:“好大一块刀币钱!”。湖以龙命名,本已赋予这方好水几分悠远与神秘,公园又以“刀币”形态展示,更使它增添了历史遗韵的几份厚重,同时,还似乎在表达着这里的人们对千年“富万载”的传承与坚守。
  以花炮大道为标志,龙湖公园呈“湖匀南北,北取龙势,南示烟花”态势。北湖不及公园三分之一面积,但这里却是公园的主入口,环湖东、西两条大道亦由将军大道从这里进入。又是三条水系汇入龙河之前的最后集结地,龙湖唯一蓄水工程——万载第一座活动翻板闸就设置在这里,闸门合闭,七十二小时整个龙湖水面就可提高1.6米。因此,它成了龙湖公园的主要交通、水系、人流枢纽。在这里,不仅有龙字的灵动,九龙壁的厚重,更有九龙柱的岿然。耸立于北湖中段左侧亲水平台上的九龙柱高13.8米,直径为1.28米,由整块花岗岩体雕琢而成,远远望去,犹如传说中的那根定海神针从湖底冉冉升起,给人以无尽的遐思空间和强烈的视觉震撼。龙湖公园也正是以它为标志,构架起长818米的主题景观轴线。沿着这条轴线,跨过花炮大道便是一座象征烟花的火焰雕塑,其基座“赛事中心”四个金色大字告诉人们,这里便是龙湖公园的核心区了。景观轴线从安装有12组花炮传统制作技艺铜雕的花炮广场中心穿过,直抵湖区百合花造型的3700平方米亲水表演台中央。驻足这里,身后:由32片象征百合花瓣的单体张拉幕组成300米长百合花带,花带呈环抱状双向簇拥起巨型张拉幕主幕。在“百合花瓣”掩映下,十一级花岗岩板材铺就的观礼台气势恢宏,两端各一座一百平方米的大型电子屏幕恰似两只巨大手掌,与“百合花”一起向前拥抱。正前方:透过128米宽幅、喷高80米的音乐喷泉水幕,350米开外便是蔚为壮观的国际一流烟花赛事平台——龙湖公园2.2万平方米的烟花燃放台。独具匠心的设计,构架起百合拥抱烟花绽放的美好愿景与绚丽画面。燃放台中央最高端,是一座净高9.9米的“爆竹祖师”李畋铜像。这座李畋像,一反以往约定成俗的那种穿靴着袍、俨然一位古代科学家的形象设计,返璞归真地作了高卷裤腿、背弓搭箭的布衣、猎人形象的重新定位。在距李畋像身后148米处,高高绽放着一枝万载人最熟悉不过的百合花雕塑。雕塑高14.8米,在其基座上镌刻着一行小楷:“有这么一个地方,百合拥抱烟花绽放……”。这里位公园最高处,在绿树衬映下,轻抹着秋阳的这座雕塑显得是那样的高耸、那样的夺目。站在这里,458亩湖面水天同蓝,19万平方米绿地树绿草青……。至此,景观轴线为诠释“百合故里,花炮之乡,龙腾盛世,百事好合”划上了它圆满的句号。
  龙湖公园没有设置正式的开园日期,这更多的是因为这个公园从一开始就以包容、综合、开放的公众属性定位,早在几个月前公园成型之时,这里就成了人们休憩、朋友聚集的留连之地。随着近期音乐喷泉的试喷、电子屏幕的试屏,这里更是游人如织,甚至连地下空间也成了人们猎奇的地方。它已无神秘可宣,如果说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话,这就是万载第二届国际花炮文化节将于10月17日在这里隆重启幕。10月18日,它更将以其掀开盖头的第一面目迎接万载有史以来首次国际烟花赛事。作为我国四大花炮主产区之一的万载,二十多年前没有赢在同一起跑线上,从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开始,它必将发起志在转折点上新的冲刺。
从2012年5月18日到2014年10月17日,龙湖公园建设历时已达29个月,在这近900个日日夜夜里,有过太多施工中的艰难、定位中的纠结和舆情中的疑惑,甚至也留下了规划设计中那些无法更改的缺陷、施工预期中那些无法追回的时日和精品要求中那些没有达到的水准这类遗憾。好在,万载人最终以他们的聪慧、胆识,打造出了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烟花燃放平台。
  “药不到樟树不灵”,樟树赢得了历史。“烟花不经万载不行”,万载同样可以赢得与之相匹配的未来,同样可以开启花炮业界属于万载的时代!





相关分类

本站版权属中国农工民主党万载县总支委员会所有,未经同意,任何人不得复制或转载

前进万载(中国农工民主党万载总支委员会主办)( 赣ICP备08100781号 )|联系邮箱:xinminghui588@163.com|联系QQ:1433933636

GMT+8, 2020-8-4 21:39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